专科专病

当前位置:首页  > 专科专病  > 肿瘤科.血液科  > 健康教育

肿瘤患者的五个心理过程

发布人:蔡敏珊 更新时间:2019-05-05
大多数肿瘤患者在意识到自己罹患癌症时,往往会出现下述五个心理过程:1,否认隔绝、2,愤怒、3,交涉、4,抑郁、5接受 


1.否 认 隔 绝 

否认是个体一种常见的自我防御机制。

自我防御机制不是病态的,他们是正常的心理反应。患者通过对现实的视而不见来逃避恐惧。否认可以帮助患者应对急性状态下的压力、焦虑以保护自己,防止自我被压垮。

面对恶性肿瘤的诊断报告,在瞬间的大脑空白期之后,大部分患者的第一反应往往是“不,不是我,一定是搞错了。”他们拒绝接受恶性肿瘤的诊断,企图以此来压抑自己对身患恶性肿瘤的强烈恐惧与不安。

此期的患者常常把自己的情感封闭独立起来,表现孤僻、疏离。于是,他开始去不同的III甲医院、就诊于不同的专家,在一次次的同样诊断结果后,尽管他模模糊糊意识到最初的诊断是正确的,可依然祈盼着不同的结果,希望找到误诊的依据。否认、拒绝接受事实这一自我防御机制可以为患者争取到宝贵时间来逐渐接受与正视疾病。为此,我们需要给予足够的耐心,理解他们的情绪与感受,包容他们某些“不可理喻”的言行举止。我们需要明白患者的这种否认态度对其有着重要意义:因为患者必须在痛苦不安中挣扎一段时间,而否认不失为对抗苦痛的一剂良药。我们需要维护其自尊、充分了解其内心真实的感受与想法,尽可能满足他们在疾病与治疗方面的信息需求,让他们明确疾病真相、病情程度,了解不同治疗方案的优缺点及可能产生的不良反应。充分了解患者的心理状态可以帮助患者尽快正视疾病、配合治疗,提升抗病信心、增加机体免疫力,从而最终提高疗效及治愈率。

2.愤 怒

面对无法改变的诊断,有些患者会出现怒不可遏、蛮横无理等情绪反应。此时,患者家属、同室病友家属、医护人员特别是护士等与患者接触机会比较多的人们均自然而然充当了患者发难的对象、被当作负面情绪的宣泄口。患者家属在遇到此类状况时,一般都能做到忍辱负重好言相对;但也有部分家属会控制不住与患者发生矛盾与争执,极个别家属或会采取逃避面对的方式。如此这般,非但不能帮助到患者,甚至会使他们倍加愤怒。对于医护人员,遇到处于愤怒期患者的无端指责与抱怨,我们既不能与患者发生争执、也无法逃脱,常常束手无策深感郁闷与无奈。那么,我们该如何应对并帮助患者减缓、平复愤怒的情绪,从而帮助到我们自己呢?首先,我们必须设身处地站在患者角度理解这种情绪发生的原因。面对突如其来的疾病,患者原本的工作、生活节奏被打破,原本规划的人生目标瞬间被打翻,辛辛苦苦积攒的资产将要被他人享用……躺在病床上的他们,在失去健康的同时也失去了自信与尊严,他们不得不听命于医护人员的种种检查与治疗要求,削弱甚至丧失了自主与独立……凡此种种,将心比心,我们就可以心平气和坦然面对了。其次,我们需要认识到患者的这些负面情绪不是针对我们个人的。只有了解了患者愤怒情绪发生的原因,以真诚和同情的态度面对患者发怒、抱怨和无理要求时,我们才能给予患者多一些的沟通和理解,多一点的尊重与宽容;让患者感受到我们的行为不仅仅出自于义务、更多的则是在关心他、帮助他。让患者体会到他虽是病人但不是废人。最后,我们需要明白,当患者的愤怒、抱怨等负面情绪发泄后,患者才能正视自身疾病、提高治疗依从性,积极主动地配合治疗。

3.交 涉

交涉,顾名思义“讨价还价”。

肿瘤患者在经历了否认、愤怒等心理情绪挣扎后,往往会出现具有交涉心理特征的阶段;但这个阶段的行为表现并不明显,需要我们留意观察深入沟通才有可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交涉需要对象。患者首选的对象往往是老天爷(无神论者),上帝、真主、菩萨等(信教者)。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冷静思考后,患者会逐步意识到自己以往生活、工作中的一些负面因素或不良习惯,例如:工作压力大、夜、长期处于压抑、怨恨情绪中等。由此,他会向神灵表达他的悔恨之意、并承诺改变过往的生活习惯和行为,寄希望神明能保佑他获得最先进的治疗方法以达到痊愈的目标。临床上,当我们发现患者有此心理状态流露时,不必也无需用我们自己的观点来分析判断其是否合理,我们应该予以理解与默认------这是他们的一种精神寄托和心理支撑,抑或是一种信仰。

4.抑 郁

临床上几乎所有肿瘤患者均会出现不同程度的抑郁情绪,有时甚至会采取极端的消极行为。

在分析抑郁情绪产生的原因时,存在着两种不同的情况:

第一种是出现在诊断、治疗过程中的抑郁患者在明确诊断、入院接受治疗后,由于疾病本身引起的身心困扰和伴随着治疗出现的不良反应,让患者深感沮丧与无助。

最后,我们需要经常对患者进行抑郁自评量表的测定,根据患者量表得分及其症状表现来判断患者的抑郁严重程度。对于中度、重度抑郁患者,我们必须尽快请精神科医师会诊,及时给予抗抑郁药物治疗或采取其他必要的治疗措施以避免患者发生极端消极行为。

临床上几乎所有肿瘤患者均会出现不同程度的抑郁情绪,有时甚至会采取极端的消极行为。

在分析抑郁情绪产生的原因时,存在着两种不同的情况:

前篇文章我们着重分析了出现在诊断、治疗过程中的第一种抑郁情况,今天我们将重点分析产生抑郁情绪的第二种情况以及相应的治疗措施。

抑郁情绪产生的第二种情况是在患者意识到肿瘤有可能剥夺其所有、即在面对死亡时发生的,这其中又可分为两个不同阶段:

第一,从确认诊断开始,患者就把癌症与死亡等同起来,从而产生了恐惧悲观的情绪。

在“谈癌色变”观念普遍存在的当下,医护人员需要根据患者实际情况耐心告诉患者其疾病分期、疗效评估及五年生存率等客观医学数据,以减轻、消除患者因盲目无知所引起的不良情绪,提高患者治疗依从性。

       再则,病区可以不定期举办抗癌心得交流会,让患者从病友榜样中获取力量,增加战胜疾病的信心。

第二,肿瘤晚期,由于患者对现今世界的依恋不舍,同时又对未知世界的莫名恐惧,导致抑郁甚至绝望。作为医护人员,我们不能因为没有了治疗价值而忽视冷落患者。

虽然鼓励与劝慰已帮助不了此时的患者,但至少我们还可以提供一些人道的临终关怀:我们可以默默陪在其身边、轻握患者双手、温柔梳理其头发,让他们在平静中等待、面对死亡。这或许是对他们最好的关怀和帮助。

5.接 受



肿瘤患者在经历了否认、愤怒、交涉、抑郁后基本都能进入到接受阶段(以上五阶段发生顺序及持续时间因人而异,不是固定不变的;有时也会出现两种以上同时存在的现象)。

受患者人生经历、性格、疾病种类、恶性程度、疾病分期、治疗过程等多种因素影响的接受状态可细分为:

1,被动、无奈接受

2,顺其自然,与肿瘤和平共处

3,主动、升华接受

患者的心理情绪状态在一定程度上左右着治疗依从性,影响治疗效果。有观点认为肿瘤患者的死亡往往与患者的恐惧心理有关;虽然目前没有明确的科学依据,但这种说法具有普遍的认可度。

被动、无奈接受下的患者,因对疾病认知的无能为力,又身心处于恐惧担忧之中,其疗效预后的效果就不明。

顺其自然,与肿瘤和平共处的肿瘤患者一般能比较理性的对待疾病,配合医生的治疗,一般都能取得比较满意的治疗结果。

主动、升华接受的患者,在回顾自己的过往时常常会发现过去的一些不良生活饮食习惯、为人处事中的消极负面心态等,此类患者,在出院回归家庭、社会后会较患病前判若两人,会更加乐观积极地投身到工作生活中,活出比患病前更加精彩的人生。

从长期针对肿瘤患者心理咨询实践发现,无论患者病前个性与经历如何,对于住院治疗后能得到医护人员越多耐心诚挚沟通帮助的患者,其面对疾病的态度越乐观,治疗效果越好。

登录后发布评论!
评论提交成功,待审核后显示
确定